古筝骨琴

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

信徒

这是第一章哦,请食用:信仰

私设出没请注意!私设注意!私设!
此文是黄祭,祭黄。
ooc警告!

神?
祂是神.
祂是高维的生物.

哦,人类在祂眼里不过是渺小的蝼蚁罢了,反正对祂来说,人间的世界就像一场游戏而已.
降临在这个世界只是为了消磨自己那永恒而无趣的生命罢了.

时间过去了多久?那根本不值得铭记,时间对祂来说只不过是转瞬即逝.
反正时间只有人类才会去刻算,不是吗?

为了进行游戏,祂的信徒已经越来越多了,就算经常与别的神进行征战,大量消耗.
这群蚂蚁的繁殖速度也完全跟得上,根本不必担心.

偶尔有中意的追随者赐予永生的奖励,成为更高战力的眷属.
虽然这群眷属越堆越多就是了.

战力、地位、实力的分...

2018-10-09

皮皇与屠皇(3)

第一话:皮皇与屠皇
第二话:皮皇与屠皇(2)
小丑x医生【还有园医友情向】

我设定的医生这批求生者是只有“慈善家”、园丁、律师、幸运儿、医生【刚开始测试时有的那批人,然后吧......测试期的监管者...................超残暴的,绞刑架懂吧?.......so,基本上测试期间的这几批人大部分都.............永远退出游戏了】
永远退出游戏设定:在非游戏时死亡不会复活,包括自杀和他杀等情况.【非游戏时所受的负面效果不会消除】

求生者不会老去【身体而已,心灵不包括】

我笔下园丁力大无比,摇椅子从不需要三秒!

慈善家摸箱子直接掀开!

律师的翻墙加入游戏,bug等外...

2018-09-11

脑洞嗝嗝嗝

童年x小丑鱼
“小丑鱼,小丑鱼。你为什么叫小丑鱼?明明你一点也不丑。”
“那你为什么叫小丑呢?”
“.......他们说我丑.......”
“怎么会,在我看来你明明很可爱呀?”
“真、真的吗?!嗯?等等,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!”
“为什么叫小丑鱼?因为我就是小丑鱼呀。”
“你这算什么回答嘛!”
“是吗?我觉得我回答得很好呀?”
“.........算了,我不问了,反正和你待在一起就很快乐了,只有你才会对我微笑...........小丑鱼,我好爱你,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?”
“当然了,小丑先生,我也爱你呀。”

画面一转,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小丑鱼的回忆,现实中的小丑鱼怀里捧着一个头骨。仿佛这个头骨是她最珍贵的宝物...

2018-09-06

脑洞喵

艾米丽是实验室的医生。
她负责为“实验品”治疗,以保证他们进行下次实验。
在这过程中,艾米丽唯独为裘克清理的次数相当频繁,只因裘克是一个很优秀的“实验品”,他的每一项实验都几乎完美成功。

于是在治疗的过程中他们渐渐的有了交流,在这过程中艾米丽发现他的内心只是个半大的孩子,于是心生怜悯,对他渐渐的变得关心起来。
在清理伤口时悄悄告诉他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,孩子们喜欢的游乐园是多么的美好.........

裘克是一个优秀的“实验品”,他很有可能成为一个“成功品”。
但很可惜,只是可能罢了,因为艾米丽的缘故,他的意志逐渐坚定,思想变得成熟,这对组织来说太容易失控,所以他面临着即将被“销毁”的困境。

艾米...

2018-09-05

新脑洞

从前,有一位稻草人。他不知疲倦,为人们辛苦的看守庄家,不求一丝回报。
有一天,这一幕被上帝看在了眼里,上帝被感动了。
于是,他派下了一名天使去实现他的愿望,作为他不求回报的奖励。

稻草人问,什么愿望都可以吗?
天使答,可以。
稻草人说,我想有一个爱人,看着人们如此幸福,我也想拥有幸福。
天使说,好,我做你的爱人。
但稻草人并没有感到幸福,因为他没有爱人的心。

于是稻草人又许了一个愿,我想拥有心。
天使说,好的,她把自己的心挖给了稻草人。
于是稻草人拥有了心,但不理解什么叫爱,因为稻草人没有大脑,他的头里只有满满的稻草。

所以,稻草人又许了一个愿望。我想要一颗大脑。
天使说,好。于是天使递上了自己的大脑。
稻...

2018-09-05

脑洞

一场华丽的盛宴,一位误入其中的医生。
装满希望的请函,一位失去一切的疯子。
许下心愿,挂在那庄园门前,完成你的任务,你终会实现愿望。

游戏开始,请开始你的表演。
疯子在追捕医生,医生在引诱疯子。
疯子不会任何伪装,他笨拙而疯狂的节奏带动着全场。
医生撕破了伪装的皮囊,只为拿到那至高的奖金。

陷阱、破译、躲藏,请尽快结束这场荒谬的游戏。
猎人与猎物的角色在疯狂的互换,谁才是最后的赢家?

亦或者,居然是双赢吗?!
谁才是医生?谁才是疯子?
治愈者与被愈者的界限模糊不清,两人会得到他们应得的吗?

@裘你们在医起活动墙

2018-09-05

你是我 (黑暗意识流注意,慎入)

Bing
bing
bing

人们总是述说他人的罪恶。
但,没有人是干净的~。
白色的鸽子染成红色。
红色的血蜕变成黑色。
无力的指尖微微蜷缩。
黑色的小巷里藏着什么?

晚安,熄灯。
紧闭门窗,别让那该死的怪物进来。
裹紧轻薄的床单,那是你的盔甲~。

吱——————

尖锐的声音刮破耳膜。
恐惧,止不住颤抖。
眼中布满血丝。
他已无法安眠。

沙沙沙

甜心,甜心,抬头看看吧?
怪物已离去,你看。它已离去。
所以~,安心睡去吧~。
安心~睡去~。
晚安,甜心。

频率消失的心脏。
再也无力伸直的躯干。
洁白的床单上盛开着那血色的花朵。
那是你的鲜血吗?甜心。
不、不、不,怎么可能呢?
我怎么可能会伤害你呢?

甜心,睁开你的眼睛...

2018-09-03
1 / 4

© 古筝骨琴 | Powered by LOFTER